我是一名莱斯特老球迷关于莱斯特城夺冠以及这座城市的问题问我吧!

漫长的队史中,大多数的时间里莱切斯特可能都从没把夺冠作为自己的目标。但它的存在,愉悦了一方水土人家,甚至几代人,这就是足球的魅力所在。反观国内,依然是锦标功利主义盛行,莱斯特城某大的关注更是雪上加霜。

所以我喜欢足球。足球是公正的,它会证明,有些事情就是不以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的,无论你平日表现的多么的伟光正,多么的无所不能,多么的撒币,你可以做成很多事情,也可以靠对信息和资源的垄断糊弄住很多人,但你就是无法把中国足球搞上去。你就是要眼睁睁的看着日本足球从踢不过中国到变成世界强队。无论什么特色也要尊重人类的普世规律。

怎么可能。。莱斯特奇迹的背后是有条件的:在欧洲,除了个别超级巨星,还有大量的水平相差不大的球员由于各种原因被埋没,没有进入豪门的视野。这些球员一旦被淘到,经过认真的训练,就可以发挥出惊人的战斗力。欧洲经常冒出这样的球队,南安普顿、埃弗顿、狼堡啥的,莱斯特城不过是脱胎换骨的急了些,幅度大了些。但前提都是一样的——球员本身水平并不差,只是没出名。这跟中国队完全不一回事啊

不少人说莱斯特城的布阵和打法算是很保守的,比赛中控球率、传球次数也常常不如对手,相比于传统豪门,狐狸城最后的胜利运气大于实力。楼主怎么看?

什么是实力,什么是运气呢?曼联、切尔西、利物浦集体内部出问题,对其他球队来说自然算是运气好。但为何不是阿森纳、曼城、热刺甚至埃弗顿队夺冠,偏偏是莱斯特呢?那些一场场的胜利都是实实在在的,只能说今年莱斯特的战斗力是英超最好的。至于实力,实力本身就是一个很难量化的概念,需要刨除所有非足球因素。如果我们假定非足球因素都是随机产生的扰动,通过平均值和方差的计算,我们唯一有底气确定的就是近年英超实力榜第四位是阿森纳。

我喜欢女王公园巡游者队,老板是马来西亚人,很有可能卖给中国土豪碧桂园,他们在未来几年会上演莱斯特城的奇迹吗?

本来就应该分层教育,每个孩子基础水平不一样,老师没法教啊。有教无类,因材施教。

其实老漂族有的可能就乐于做饭带娃,这样也打发了一些无聊的时光,但肯定也有很多老年人不愿意做,那我们年轻人肯定不能强逼老人做不愿意做的事情,他们并没有义务帮我们干活。我比较想知道怎么才能劝爷爷奶奶不出去干活呢,年纪大了,不想着安享晚年,每天凌晨就起床干农活,也许这是他们的爱好吧,但也是蛮担心他们的身子骨的。

是的,多数农村老年人及其子女之间都会存在这种温情脉脉的关于要不要干活的争议,这个没有对错,可能只是关于劳作上的观念的不同。在很多次与全国不同地区老年人的访谈中我发现,对老年人来说,劳动的意义是多重的。首先,农村老年人没有“退休”概念,只要还能动,就要去地里刨,我见过80多岁腿脚不方便,在自家门前坐在小板凳上挖红薯的老人。这启发我,劳动不仅是一种负担,更是一种基本权利,从劳动本身就能产生意义,劳动是一种本能,不仅有不依附于人的经济意义,更有满足作为人的基本需求的政治意义。其次,劳动也是农村老年人活化自己社会关系网络,老年人的一个生活困境就是社会交往不断萎缩,我们说在生理性死亡之前,多数人会有一个社会性死亡的过程,生命向外伸展的触角不断萎缩,是很糟糕的体验。与邻里亲朋交换种子秧苗、讨论庄稼长势、交流种植方法、互赠丰收成果等都为他们带来不少的喜悦、温暖和忧愁,是非常立体的社会情感体验,社会性价值就能被生产出来。再次,劳动也是老年人进行家庭情感交流的重要渠道,年轻人大多在城里生活,老年人心有挂碍,但是不想打搅年轻人的工作,他们需要一些沟通交流的媒介。访谈中的老年人说,“知道孩子们什么都买得到,莱斯特城但是我自己种的东西,绿色健康,是钱买不到的,而且想孙子了,他们不来看我,那我就去看他们,借着每个月送菜的机会,我不就看到他们了,每个季节有每个季节的蔬菜瓜果,这个月送辣椒茄子,下个月就可以送南瓜冬瓜”,就像年轻人回家就要大包小包地送给老人表达情感一样,老年人也通过这些自己亲手栽培、捡收的农产品与孩子进行情感表达。最后,劳动也是与自然、自我交流的重要方式,作物的生长衰败与人的喜怒哀乐是牵连起来的,也是与人的品性态度牵连起来的,心情不好了,去地里转转,看到庄稼长势喜人,立马就高兴起来了;从不同地块杂草的情况,沟沟坎坎修整的情况等就能判断这个人勤快还是懒惰,精细还是粗糙,就能转变成对劳动者的认识。总之,劳动意义丰富多样,不能一刀切地阻止老年人劳动,可以在可能的情况下为他们提供便利,注意提醒,时常问候。

原话题:我是纽约大学食物学博士生裘成,怎样通过“吃”减少碳排,问我吧!

确实是现阶段家庭发展的一种无奈。整体来看,我国城市化还处在半城市化的阶段,一是在城市过着“类农村的生活”,在人际交往,消费习惯,身份认同等方面都有体现,二是部分家庭成员的城市化,城市商品房的格局布置多是为小家庭两代人设计的,能三代同堂的房子要么普通人难以负担,要么比较拥挤,居住体验差。半城市化里面,“老漂族”是很特殊的群体,他们以一己之力稳定子代小家庭在城市立足的大后方,让年轻夫妻可以在市场上冲锋陷阵。大多“老漂族”在完成阶段性任务后选择返乡,其实又是在新的形势下继续支持子代的一种方式。当这种无奈是普遍化的,是时代性的,是千家万户的无奈时,它就具有公共性,政府和社会介入就有必要了。外部支持性力量进入家庭,进入“老漂族”,非常必要且迫切。

其实老漂族有的可能就乐于做饭带娃,这样也打发了一些无聊的时光,但肯定也有很多老年人不愿意做,那我们年轻人肯定不能强逼老人做不愿意做的事情,他们并没有义务帮我们干活。我比较想知道怎么才能劝爷爷奶奶不出去干活呢,年纪大了,不想着安享晚年,每天凌晨就起床干农活,也许这是他们的爱好吧,但也是蛮担心他们的身子骨的。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zibokaienguoji.com/,莱斯特城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